你可以想象我们当时对市场经济的理解有多么肤浅

在美国我在苹果和谷歌工作的朋友工作非常努力他们在研究方面有很多自由